<track id="nlllj"></track>

<p id="nlllj"></p>

<p id="nlllj"><ruby id="nlllj"></ruby></p>
<big id="nlllj"></big>

    <p id="nlllj"><del id="nlllj"></del></p>

    <pre id="nlllj"></pre>

      首頁>理論研究

      北京市政協開展立法協商工作的實踐探索

      2022-09-28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人民政協在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過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開展立法協商工作,是北京市政協在充分發揮專門協商機構作用方面的重要實踐創新,也是推進科學立法、民主立法的重要改革探索。

      北京市政協根據市委的要求和部署,圍繞重要地方性法規、市政府年度立法計劃及重要政府規章草案等,深入開展立法協商工作,不斷推進實踐探索與創新。

      在市委統一領導下,形成“內外雙循環”的立法協商模式。在市委統一領導下,市政協開展立法協商工作,從提出協商需求到迅速組織開展,從報送意見建議到反饋處理結果,形成了一個相互支撐、貫通融合的“內外雙循環”。“外循環”即市人大黨組或市政府黨組報請市委,市委將立法草案批轉給市政協進行協商;市政協形成立法建議報告報送市委,轉市人大或市政府立法參考;市人大或市政府將立法建議的采納情況,通過市委反饋市政協。“內循環”即根據市委制定的年度協商計劃,在市政協主席會議領導下,立法協商工作領導小組負責統籌協調,領導小組辦公室負責日常工作,根據立法協商事項確定主責專門委員會并負責具體組織實施。

      建章立制,完善立法協商的組織形式和工作機制。2014年12月,為落實《中共北京市委辦公廳關于在市政協開展立法協商工作的通知》的精神,市政協制定了《政協北京市委員會立法協商工作實施辦法(試行)》,由社會和法制委員會辦公室負責具體落實,相關專委會辦公室協助完成。2020年8月,市政協對實施辦法進行修訂,增加了根據立法協商事項確定“主責專委會”的規定,推動立法協商工作的組織形式和運行機制更加科學有效。

      在立法協商正式開始前,實行前期調研。在市委組織開展《北京市接訴即辦條例(草案)》立法協商之前,市政協提前與市司法局、市政務服務局溝通協商,制定工作方案,并在市區政協成立調研組,精心組織委員深入基層開展調研。分專題多次邀請市教委、公安局等部門有關同志座談,為立法協商正式啟動后有針對性地開展更深入、更精準的調研創造有利條件。

      協調市區共同聯動,廣泛開展立法協商。市政協圍繞《北京市接訴即辦條例(草案)》組織委員開展立法協商過程中,首次實行市區政協大范圍聯動,組織協調16區政協委員共同參加,在市區兩個層面分別調研和征求建議。為確保市區政協聯動落地,市政協通過召開系列工作會、微信工作群、視頻連線等多種方式,切實加強對區政協開展立法協商工作的指導;各區政協經調研論證,分別形成工作情況報告和意見建議報告,匯總至市政協,從而在更廣范圍、更深層次上開展立法協商。

      市政協在開展立法協商工作過程中,形成了以下基本經驗:

      始終堅持黨對政協開展立法協商工作的領導。立法協商工作只有發揮黨的領導核心作用,才能確保工作取得實效。市政協的立法協商工作始終是在市委的領導下開展的。市委將市政協開展立法協商納入總體工作部署和重要議事日程,在協商年度工作計劃的制定、協商成果的采納、辦理和反饋等方面,充分發揮統攬全局、協調各方的作用,把黨的領導體現在立法協商工作的全過程。

      牢牢把握“在”政協協商的定位。市政協把立法協商工作的著力點始終放在為各方有序協商、增進共識搭建平臺上,力求將高質量的立法建議報送市委,供市人大與市政府在立法中研究參考。

      充分發揮政協開展立法協商的獨特優勢。市政協注意發揮委員主體作用、界別特色作用、專門委員會基礎性作用、專家學者智庫支持作用,不僅成立立法協商調研組,還組建法律專家組和專業專家組,分別就立法協商事項提供法律意見和專業意見,在協商中最大限度凝聚社會各界智慧。

      在新形勢下,如何深化立法協商實踐,將人民政協制度優勢轉化為首都治理效能,是迫切需要深入思考的問題。

      始終圍繞“一個核心”。深化立法協商實踐探索,必須認真落實黨中央和北京市委有關推進科學立法、民主立法以及政協協商民主建設的各項決策部署,加強對黨委領導政協開展立法協商工作中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的研究,發揮好市委的領導核心作用和市政協的專門協商機構作用,擴大人民有序政治參與。

      正確處理“兩對關系”。一是努力做到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切實增強問題意識、堅持問題導向,既要把政協開展立法協商的理論研究好、闡釋好,也要認真總結提煉市政協在實踐中積累的寶貴經驗,用以指導實踐,并在實踐中不斷推進新的理論創新。二是進一步推動政協協商與基層協商相銜接,不斷完善委員工作站(室)制度建設和運行機制,進而更好地發揮市政協在首都基層治理中的作用。

      建立健全“三個機制”。一是健全信息獲取機制,積極通過調研和協商會議掌握相關立法信息。二是建立激勵機制,對于在政協開展立法協商中提出重要建設性意見,給予適當的激勵。三是完善宣傳報道機制,準確、高效、廣泛地傳播政協開展立法協商的好聲音。

      全面推進“四項制度”。一是健全立法協商的基礎性、經常性工作制度,探索進行富有政協特色的應用型智庫建設,更好地將專委會履職成果吸收進立法建議。二是加強政協委員履職制度建設,不斷提升立法協商主體的協商水平和能力。三是規范流程管理機制,既要細化立法協商的主體、范圍、時限,確定責任人員和分工,又要做好報送、跟蹤和反饋工作。四是加強對機關干部的立法協商專業知識和技能培訓制度建設,打造一支懂法律、善協調、高效率的干部隊伍,為科學、精準地服務和匯總委員研提立法建議創造條件。

      [本文系北京市社會科學基金項目《人民政協參與立法協商的北京實踐》(21JCC086)階段性成果。作者章林系北京聯合大學副教授,夏穎系北京市政協社法委辦公室副主任]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高清内谢

      <track id="nlllj"></track>

      <p id="nlllj"></p>

      <p id="nlllj"><ruby id="nlllj"></ruby></p>
      <big id="nlllj"></big>

        <p id="nlllj"><del id="nlllj"></del></p>

        <pre id="nlllj"></pre>